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雅诗苑 第5辑 苏若兮作品 A诗刊‖总第128期-A诗刊

A诗 刊

2018年05月25日总第128期
A/A

慢慢与你对视

苏若兮,本名邵连秀,原藉滁州,现居扬州市北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缓解》、《扬州慢》。
雅诗苑
音乐是山坡上一间玻璃屋。(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即使深爱,也不能/让流水热风,和他们一起/发出声响。(苏若兮)
诗,是天籁之音,富有神性与贵族气息。
诗,是人类文学殿堂高雅优美的心灵艺术。
本辑“雅诗苑”,推出实力诗人苏若兮诗九首,以飨读者。
************
苏若兮诗九首

夜越深,我越不敢靠近他
靠近,就成了代替品
茶浸在水中,总敌不过时间的好意
慢慢地沉于杯底。
叶之浓淡,只有品尝茶的舌头知道
相爱与否,只有契合的灵肉得知
红红的月亮
让俗世人恐慌。
即使深爱,也不能
让流水热风,和他们一起
发出声响。
无以言说
我想到芦苇,那一大片的芦苇
在湖滩上,随着秋风
扬着头颅。哪一颗是你的,哪一颗是我的我希望是挨得最近的那两颗连碰撞都没有,只是相望。而相望,等同于了抚摸。
现在是八月
自从七月从我身体里抽身而去
我就不是我了
一具秋意的身体
等待一场无意义的枯萎
又看见长江
无数只来往或停泊的行船
幸福莫名
那么长的江水
够它们依赖一辈子
恍惚间
左窗口的黄太阳即将坠入深山
右窗口的半月亮已到半空
我有很多泪水要形成瀑布
但无处滴落
是的,只有我自己告诉自已
感伤无用
用思念吓一条长江也无用
另一种想念
暮色中,长江老了
一个老父亲似的,等着来看望他的儿女
那么大的怀抱空着
空到我想奔进去恸哭
恸哭成他怀里的江水
繁灯闪灼
这一眼,可是最后的弥足
只有这么宽沃的长江
才会告诉我:
有些物事,不在占有
只要领略感受
就够了。
无题
黑夜又一次留下了月亮形容枯槁,却无声敲击我寒颤的窗子我听她轻声唤我来我床边掳走自由我和她一起沉默,一起温柔于苍茫仿佛,似梦非梦,就是为了牺牲
不尽的消瘦症,无止的肥胖病孤单得不能被尘世医治空荡的天穹,布置了多少仓皇的月亮人在不眠行走
我能怎么办除了这赋予的飘浮,我骄傲,苦难就像是黑夜给月亮最新的口供。

“风居住的街道……”
那时,一定是香樟和桂树的叶子
在拍打着秋风,让秋风
有了气味和疼痛
而我们,同样倦于停留
像旷野间急欲成熟的谷物
要和土地挥别分手
看到的蝴蝶也形只影单
飞到哪朵花上,都能将悲伤和泪光抹去
小心地等着被日子熄灭
那么清晰的识别,是精神上的孤单
形成触目所及下的暗物质
印象
夜这么深了,我只能任着睡意席卷倦殆的身体睡意是椭圆的,像正襟危行的月亮往梦里漂浮。这么萎靡,我还想绽开想象画好那病症而美艳的面具,她那怪僻的形象啊就张着迷惘的眼睛,不甘心静泊
晃晃地,要摇向哪片天际?
飘忽不定的椭圆,尾随,环绕,索取
索取的疏散的骨架,已轻过你你负起,不再妄言遥远和镇定。
此夜非夜
此月非月
此你非你与这祸事的椭圆相撞,我撞得一身的粉粹快一些,坏脾气的,不切时间的都来往高处张望,彼时风景,大得没有了边缘。
岁末
从空裸的杨树你就知道北风的狂乱暖梦,是唯一一扇通向迷茫的门当我低声关闭杨树入睡,为旅人隐形的时光入睡我一遍遍地抄写寒冷想和钟点里的人有所纷争
我定争夺了你从北方之北,南方之南从太阳到太阳从过渡的生活到过渡的生活从你的所在,我煽动你,铁窗性玩偶即刻离开
为你的迷茫,睡眠而旅行熟睡的光和惊醒的阴影都是你的这已经有着旋转朝着怀抱攻击的婚姻早早洞悉了什么,而又前程未卜。
孤单日记
原谅我这么慢慢地走,慢慢与你对视一天的美,疲倦,有些微醉地看你,却又与过往有所距离。入眠有很多方式,眼下,我看你,就是一种。我不哭的时候,你来影响我去面临更黑的夜晚,守侯,身世而重访伤口的另有其人。
能找到更空旷的地方吗我们可以悄悄地交换武器可以悄悄进行耳语灵魂年久失修了,这样去相信我们就可以再放弃一次——那些超现实的生活,梦想,迷途,绝望这样去相信,我们再衰老,也可以坦然相聚让沉默整理生命。让旧梦整理现实。
我想象今天的你就垂落到地面,就在我屋子的地板上深躺亲爱的月亮,只有我能揭穿你暗自的张牙舞爪只有我知道很多张入睡的脸谱被你占据那么生动的脸谱是你不屑罩笼着的地域山河什么时候,我们形成了这样的默契,一旦醒着就相互梦见一旦睡着,就相去甚远。


A诗 刊
1、常设栏目:好诗推送、一首诗的诞生、雅诗苑、陌生地、特别关注、九零后、自选诗、世界诗坛。
2、组稿方式:不接受投稿,接受荐稿陈康堤
3、稿酬制度:诗人专辑,七日内的赞赏,总额达到十元,百分之七十用于发放稿酬。
4、荐稿微信:13066544371
5、编委:西征大梁 王爱民樵夫吉尙泉铁链翠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